淘码网高手论坛03:你是让我去你家住? 悬疑推

更新时间:2020-01-25

  原标题:03:你是让我去你家住? 悬疑推理网络女作者VS“警界柯南”男警官,姒锦同学力作《 慕川向晚1》

  说不清为什么会有最后那个“异样”的举动,她告诉自己这是为了维护一个悬疑小说作家的尊严,不能因为遇上点事就被吓破了胆子,面无血色地去见人。

  狭窄的小巷同她回来时一样,昏暗中射出几道幽暗的光,但此刻身边多了一个男人,向晚没有了刚才那种抓心挠肺般的紧张感。

  但想到案子与自己有关,她的脑细胞兴奋了起来。不想问,也不由自主地就问了。

  向晚尴尬地闭紧嘴巴,只拿眼角余光瞄向白慕川棱角分明的侧颜,在这一段不长不短的路途中她职业病发作,开启了独有的“向氏人物研究法”。

  今天在刑大协助办案一整天,吃了人家一个盒饭,喝了一瓶水,她多少也知道了一点八卦。

  这位白警官是刚从ICPO(国际刑警组织)国家中心局调过来的,www.7779828.com先切成一条一条的放进米花、花生米。到锦城洪江区任刑警大队长,算是下放。

  他补充了问题。一板一眼,正经严肃,又透着一股冰冷的狡诈,把向晚的神经拉回那个逼仄的审讯室。

  她紧张地抠了抠手心,望向窗外,看着被窗玻璃放大的自己的脸:“写第一版细纲的时候,正好有一个虐猫的热点新闻……”

  写死者与赵家杭身份类似,虐猫这个情节又说是热点新闻,好像是容易让人怀疑。

  向晚吸了一口气:“不是我丢猫。是我写过一个丢猫的废弃细纲,随便写的,还没有形成可以发表的文字。所以,并没有精确到第几个。”

  向晚看着他下了车,背影与夜幕连成一片,莫名觉得车里凉飕飕的,冷气从脚尖往上浮。

  好一会儿,白慕川镇定地直起身体,将手套脱下,转头时锐利的目光刺得向晚脊背一僵。

  两只猫尸与自己写的三只猫尸有细节出入,但情节却与她废弃的第一版细纲内容完全吻合。

  “那个细纲,你都发给谁过?”白慕川上前两步,高大的影子挡住了她苍白的脸。

  向晚仿佛被笼罩在一层密不透风的阴影里,脑子一片空白,说话竟有些喘不过气。

  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朝向晚笑着笑着,突然张开血盆大口,从某个未知的虚空里放大般地出现在她的面前,遮住光线,掐住她的脖子,阴森森的白牙,声音颤哑如破碎的沙漏。

  一个高大的黑影却在这时突然靠近,笼罩了她的头顶,从背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这是他问她的第三次,向晚却不在状态,怔怔望着他的眼睛,用了好大力气才从脑中浮现的黑暗旋涡中回到现实。

  “我有一个读者群,群里有几个管理员,他们建有一个私人QQ群,我的第一个版本最先就是传在这个群里……因为大家都觉得虐猫情节残酷,我就删掉了这个细节……”

  向晚手心渗出一层细汗,把自己差一点在巷子口被汽车撞到与碰见那个女人的细节告诉了白慕川。

  “我跟所有读者都没有在现实里见过面,但好多都加有QQ、微信,尤其是几个管理员,他们的照片我看过很多次,偶尔也会互相寄点小礼物……今天看到那女的,我第一反应就是有点儿熟悉,但光线太暗,我也不敢想会是她……”

  “到底是谁?说重点!”白慕川目光又锐利了几分,“不要怕!你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在向晚写《谋杀男神》的时候,二妞自愿客串了小说里的女配,因此把网名一起改了,她说喜欢“二妞”这个角色。

  二妞并不经常在群里冒头,与其他人没有太深入的私交,但大家在网上关系很近。

  一个与自己从无现实交集的人突然过世,向晚除了难过,也没有办法了解更多她的事情。

  那条朋友圈发布以后,二妞再也没有出现过。虽然群里姐妹们偶然会念叨起她,但敌不过时间流逝,渐渐地,大家就忘记她了。

  然而一个已经死去一个月的人,突然出现在她的小区附近,这让向晚想想就浑身泛冷。

  看过第一个版本,知道虐猫细节的人相对较少,排查起来会更快。而且这个叫“二妞”的女人极为可疑,目前来看,在赵家杭的案子里,她嫌疑最大。

  向晚知趣地站在边上,远远地看他与白慕川交流,只觉这人五官深邃立体,但夜幕下瞧不太清楚。

  她僵硬地等待着,原以为白慕川会再带她去刑侦大队了解情况,不曾想,他与那个技术队的男人说完话,径直走向了警车。

  她忙不迭打开灯,幽幽的光线下,看哪里都觉得害怕,大热的天蒸得全身都是汗,却无端发凉。

  她想去洗澡,看到卫生间的镜子又飞快地冲回了卧室,好像那镜子里随时会钻出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大笑着掐她的脖子。

  向晚拼命想要摆脱自己灵异的设想,可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出租屋里,怎么都抑止不住脑子里的恐怖想法。

  在幻听、幻想中,她煎熬了半个小时,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终于战胜她的理智与自尊。

  死一样的沉默,让向晚的心脏怦怦乱跳,电话惊魂的恐怖片画面瞬间钻入她的脑子。

  这句话没有很好地经过大脑处理。今天晚上的向晚,整个人完全蒙掉了,也无法找回智商去思考问题。

  本来她可以选择回家住,但母亲身体不好,睡眠也不好,向晚不想老妈跟着她担惊受怕。

  她捏紧手机,嗓音微微发颤:“喂,白警官,你在听吗?我是说,我不敢一个人在家,我感觉房子里到处都有恐怖的东西,看什么都害怕……脑子里也全是那种很恐怖的音乐声……”

  “白警官,当案件证人面临生命危险的极端处境时,警察不是有义务贴身保护的吗?”

  向晚心里一凉,拔高了音调,几乎用吼的对着话筒:“我现在强烈怀疑有人想谋杀我!麻烦你们派警力来保护我,顺便带两包康师傅,麻辣味儿的,两根火腿肠,不要太粗的……”

  向晚猛地睁大眼,昏暗的楼道陈旧而潮湿,角落里堆积着住户不要的旧家具,香港六合网设备监理师基础知识:见证点的实施散发着腐朽的霉味儿,长久没有人清理,此刻带着某种诡谲的色彩,给了向晚强烈的恐怖心理暗示。

  黑衬衫,黑西裤,大长腿,自在又干练,闲适又潇洒,冰凉的面孔掩在黑夜里,一双深邃的眼被灯光一扫,似有定魂之用。

  白慕川走到门口,灯光照得他瞳孔平静而冷漠,显然不像一个有耐心跟她玩猫逗老鼠游戏的人:“收拾好了没有?”

  向晚瞄了一眼他从容而沉稳的脸,没再追究他为什么站在通往天台的楼梯上。她转身回屋抱起电脑,拿了睡衣,一股脑塞入背包里就咚咚地跑了出来,那速度比兔子还快,就像背后有鬼在撵她。

  传说中作家的住所都是光鲜亮丽、整洁大方的,可向晚的窝确实不太成样子,淘码网高手论坛!尤其是今天这样鸡飞狗跳的日子也来不及整理,杂物到处堆放着,乍一看去,活像一个搏击过的犯罪现场。